朔间腥货

朔间栗子过激铲屎官 拒绝绝育每天只想让它骑别人 毛毛是咱家小母猫要为栗子生孩子(…)

写了一篇雷文 配上一张雷图

自我满足的ooc小段子
文笔如同吃shi
凛绪abo婚后生活照顾孩子...超级雷
女儿的名字叫朔间真昼(sakuma mahiru)是我五分钟想的 并不重要
凛月喊女儿まっちゃん(真酱)真绪则直接喊女儿名字
应要求加了零晃部分注意避雷
现在点出去还来得及!!
愿意和我一起high的请⬇️







朔间凛月是被忽如其来的厚重的疼痛唤醒的,正做着与真绪甜甜蜜蜜的美梦时仿佛天降巨石砸在他的肚子上。不耐烦的睁开困倦的双眼,对上了一双与自己一样鲜红,却透亮得闪闪发光的大眼睛。以及和一副臭脸的自己截然不同的,清纯可爱的小脸蛋。
“まっちゃん...?"
凛月迷迷糊糊的仿佛刚刚想起眼前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可爱幼女的名字,用疑问的口气喊道
“啊!papa他醒了!!ma~ma!”
幼女激动的在凛月身上大喊,把凛月压的喘不过气,他心想今天真是一个糟糕的早晨...不过这一切抱怨都在他看到走进门的人时挥发而去。
“噢!真昼真是了不起啊~以后叫醒papa他的艰巨任务就可以交给你了~”
早已克服对尖锐的恐惧的真绪将刘海搭在额头两侧,后脑稍长的头发扎成小辫子。曾经的童颜依然健在,不过时间还是让他的脸庞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生过孩子后虽然恢复曾经的身材花了一段时间,但围裙还是衬托着他流畅的腰身。
婚后这么多年,真绪已经完全被染上了一股人妻的气质,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幼女(划掉)了。何况现在幼女另有其人。
“你在看着我的脸发什么呆啊,凛月。快点起来吃早餐了,顺便把真昼也抱过来”
“不要!!我要ma~ma抱!”
没错...说到幼女,现在他们的家里可是有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幼女占有着整个家的爱呢。
朔间真昼,因为真绪没有把持住情事时凛月的百般撒娇而答应他成结后诞下的第一个孩子。性别女,芳龄4岁。凛月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他基因很明显占据了遗传时的主导权,当真绪诞下这个黑发红瞳的孩子时他也没少抱怨更希望孩子和ま〜くん像一些。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真昼翘起的眼角和笑起来明显看到的猫唇无一不诉说了自己的母亲有一张多么可爱的面孔。
正当凛月忍不住陷入自己的脑补世界时,眼前的幼女却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行为。
“真昼长大了之后,可是要做ma~ma的新娘的!”
说着这个四岁的幼女就站在父母巨大的双人床上,借着床的高度把没反应过来的真绪抓着狠狠啾咪了一口真绪的脸。
真绪呆滞了一小会儿,反应过来后脸红的抱起真昼说
“那就要看真昼长大后是不是一个好女孩咯~”
当然只是哄孩子的,而朔间凛月,我们的栗三岁却觉得自己脑内有什么东西啪唧一声断掉了。他轻轻用双手抓住真昼细细的身体,在她耳边用低了三度的声音说道
“まっちゃん、说过多少次了,ま〜くん是属于papa的,像你这种不乖的孩子下午是吃不到papa特制的甜点的~”
幼女毕竟是幼女,稍微恐吓了一下她那惹人怜爱的眼角便闪现了点点泪花
“不要…真昼…仅次于ma~ma第二喜欢的就是papa做的甜点了…呜呜……不要没收真昼的甜点…”
“那就不要瞎说什么胡话,和papa一起…好痛!”
正当栗三岁成功把女儿吓哭而得意洋洋的时候,正义的铁拳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头上
“ま〜くん好过分,你这是家暴呜呜呜,我可不记得我娶来的老婆这么凶残~”
他捂着头装作哭唧唧的样子说道
“凛月你都多大了…和这么小的女孩子计较…你在这种地方真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像个小孩子一样…”
真绪叹着气说
“我只是想让まっちゃん好好记住,ま〜くん可是我的…”话音未落,凛月的便被真绪用微微颤抖的嘴唇堵上了,很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献吻吓到的凛月呆呆的看着红着脸的真绪。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赶紧换衣服吃早饭,今天不是还有工作吗,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拜托”
“fufufu~果然ま〜くん最宠我了~”

————————————————
在这个性别平等的时代,同性的ao之间的孩子并不少见(虽然总数还是很少)作为偶像的凛月和真绪虽然没有在世间公开发表过真昼的存在。不过不管是户口本还是在亲戚熟人之间,真昼是俩人的亲骨肉这件事情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每天早上被女儿用俯冲叫醒后三个人一起吃完早餐后,那天有工作安排的人开车送真昼去私立的幼稚园。过着安稳又幸福的日子。
除了ao情侣每隔三个月会到来一次的【那几天】
“ま〜くん,兄者那边我昨天已经联系过了,今天下午把まっちゃん送过去。那边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房间。柯基虽然平时很吵不过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可靠的~”
在把真昼送去幼稚园后,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凛月微笑着说道,真绪反应了一会儿后脸上泛起了点点红潮。
“已经要到那日子了吗…好快啊…”
ao情侣每三个月会到来一次的持续一周的发情期,掐指一算大概就是明天了。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吧真昼送去凛月的哥哥朔间零家里让他和同居的晃牙照顾孩子。毕竟即使是亲骨肉,也还是不希望情事被小孩子打扰的,更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接触到所谓大人的世界。
“ま〜くん太宠まっちゃん了,只不过一周见不到而已能不能别摆出那么伤心的表情啊?再说兄者虽然是个浑身霉味的死老头,至少柯基还是懂得怎么带孩子的啦”
“我不是不信任朔间前辈和晃牙啦……再说我宠真昼还不是因为她跟某人学的撒娇技能已经炉火纯青?唔…只是觉得家里要少这么一个吵吵闹闹的小家伙感觉会挺寂寞的”
真绪偶尔也觉得,自己对真昼的确是有点太娇惯了。小孩子毕竟是会长大的,是要离开父母的,而且这么下去总有种会把真昼培养成凛月二代这样的衣食住行没了自己就做不到的废人()那他可不愿意。
可是某位黑发吸血鬼好像并不在乎真绪作为母亲(?)的顾虑,从副驾座上支起身子,把嘴巴凑近正在驾驶的真绪的耳朵
“我敢保证~ま〜くん的身体一定不会寂寞的~”
差点没把真绪吓得踩错油门出车祸。
————————————————
“噢?大额头!你们家小妞几个月不见是不是又长大了一点?”
当真绪抱着真昼,凛月牵着真绪的手敲开另一个朔间家的大门后,出来迎接他们的晃牙开口就是这句话。
“哈哈哈,毕竟小孩子嘛,长得快”
真绪笑着回答
“我才不是小妞!我的名字叫真昼!(小娘じゃないもん!まひるという名前があるだもん!)我讨厌柯基叔叔!”
四岁的幼女不甘示弱的喊道
“混蛋你喊谁柯基叔叔哈啊!?谁教你的!”
“papa!”幼女伸手指着在一旁吹口哨的凛月。
“リッチー...你这个家伙....”晃牙发出如同愤怒的小狗一般嘎噜噜的声音狠狠的盯着凛月
“嘛嘛…”真绪赶紧介入转移话题“说起来朔间前辈呢?我好想和他打个招呼什么的”
“你在找我么?真绪君呀”
和这群神出鬼没的吸血鬼生活在一起,真绪真佩服自己怎么还没被吓出心脏病。
“啊!是大伯(おじさま)!”
真昼伸出稚嫩的双臂,零则顺势把她从真绪怀里接过。
“哦哦小真昼,见到你大伯我真是太开心了~不知道你见到大伯开不开心呢?”
“嗯!开心!”
“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朔间前辈和凛月本来就长得像的缘故,这么一看简直感觉朔间前辈才是真昼的父亲呢”真绪打趣地说道,很显然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散发黑色瘴气的视线。
“臭兄者…谁允许你和我们家まっちゃん这么亲近的…她明明都不怎么亲近我…以及ま〜くん你的意思是我看起来不像まっちゃん的papa咯?”
“诶!?我没有那么说...”
“说这种话的ま〜くん晚上要好好惩罚~一下”
说着凛月凑到真绪耳边像是往耳朵里吹起一样说道,弄的真绪耳根子都变红了。
“总...总之...朔间前辈、真昼就拜托你们了!”
“唔姆,明白了。不过真绪君…我不是说了以你和凛月的关系,可以直接喊我“欧尼酱~”的吗?…等等凛月你手上的加特林是真的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快放下!!”
“可恶…要不是你抱着まっちゃん我就直接把你打成筛子了垃圾兄者…”
“papa和ma~ma又要把真昼丢下了吗…”
为这看似就要无法收拾的闹剧画上句号的,是幼女稚嫩的声音。
“不是哦まっちゃん,只是暂时分离而已~只要做个好孩子下周papa和mama就会来接你了哦”
凛月摸摸女儿和自己一样乌黑却如真绪一样有韧性的头发,露出可以秒杀后面这位身高将近180的成年男人的笑容说道
“真的吗?papa和真昼拉勾勾么”
“好哦,拉勾勾”
凛月笑着把小拇指钩上幼女伸出来的小巧的手指
“小真昼,要不要大伯带你去骑汪口玩?”
“要!”
凛月和真绪则是以晃牙愤怒的叫声为背景离开了零的宅子。
————————————————
“呐…凛月…”
盖着同一床被子,真绪正赤裸着身体依偎在身旁同样一丝不挂的凛月怀里
“怎么了ま〜くん、还想再做一次吗”
“不是!!”真绪红着脸锤了一下他的胸口“我只是觉得…今天下午和真昼分别的时候…那家伙…看起来很寂寞…”
“嗯…毕竟在什么都不懂的まっちゃん看来,就像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我们疏远了一样呢…不过啊ま〜くん也该习惯了,孩子总会长大的,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父母身边哦~”
凛月转过头去看这真绪漂亮的绿眼睛,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真绪默许了这个吻后向凛月身边靠了靠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改善一下现在的情况…说起来咱们小时候也不怎么被父母待见来着…不过因为有彼此在所以没感到寂寞呢”
说着真绪还在被子下面握住了凛月的手,十指相扣
“ま〜くん你怎么能这种时候说出这么可爱的话呢…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办法嘛~倒不是没有”
“嗯?是什么”
“fufufu~这还不简单吗”凛月凑近真绪的嘴唇,贪婪的把自己的靠了上去“ま〜くん再给まっちゃん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不就好了~”
“唔!?”真绪因为被凛月堵住了嘴唇一时发不出回复的话语,凛月感觉怀里的人身体颤抖了一下,体温也微微提升,好不容易才松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吻。真绪看着凛月比平时认真了许多的表情,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咯?papa”
看到凛月满足的笑容时真绪就明白,今天晚上是没得睡了。
————————————————
那之后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这次真昼不需要去大伯家了吗?”
幼女闪亮着圆圆的大眼睛
“嗯,这次papa和mama会一直陪着真昼的~”真绪抱起可爱的女儿
“为什么?”
小孩子旺盛的好奇心总能杀他们的父母一个措手不及,搞得真绪一时语塞,还是要凛月来救场
“那是因为mama他很努力不想让まっちゃん寂寞的缘故哦”
凛月微笑着从背后环抱住真绪和他怀里的真昼,顺势摸了摸真绪现在还很平坦的小腹
“啊~真期待啊”

end·

后记:
因为觉得neta实在是太雷不会有其他人愿意写所以我就自己写了!栗子毛是我心头肉,零晃部分则是类似点文的感觉。最近沉迷模拟人生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把这篇填上了。虽然只是想写小甜饼但是我却总压抑不住自己想开车的心…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2)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