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间腥货

朔间栗子过激铲屎官 拒绝绝育每天只想让它骑别人 毛毛是咱家小母猫要为栗子生孩子(…)

【凛绪】使魔与魔法师paro第二章

自己写给自己爽的系列
描写上大概是r15 吸血是我的性癖
其实没啥内容我也不知道为啥就逼逼了这么多字

【第二章】使魔的契约

“你说的事情我大概算是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小时候被你吸了血进行了标记,而你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我咯?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但是我的确记得见过你…可是这和我无法召唤出使魔又有什么关系呢?朔…呃…凛月?”
用了好一会儿时间听朔间凛月进行自我陶醉的自我介绍后衣更真绪也向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吸血鬼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同时记住了对方不喜欢别人喊他姓氏的事情。
“我不是说了让你叫我りっちゃん吗…算了勉强合格吧。”凛月赌气一般的嘟起嘴,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真绪让他非常高兴以致于不去计较这些小事。
“当然有关系啦,ま〜くん你身上的魔力本身就全部来自于我残留在你体内用来标记你的那部分,说白了就是[本属于我的魔力]。你们人类召唤使魔出来的时候只能召唤出和自己相性好的魔物,用我给予的魔力自然不可能召唤出除了我以外的魔族啦~”
朔间凛月耐心的解答道,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嫌麻烦的他在真绪面前却显得格外体贴。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真绪有点不开心“害得我费那么大的苦…”
“拜托…ま〜くん你搞清楚啦”凛月噗噗的笑道“以ま〜くん身上的那一丁点魔力,不是在今天这种特殊的日子,怎么可能召唤得出像我这么高等级的魔族”凛月摆摆手。“况且我一直被那个臭兄者困在结界里…啊啊想想就来气”
朔间凛月咬了咬自己漆黑的手指甲,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爽的事情。
“你还有哥哥啊…”真绪感叹道“那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把你抢行召唤到这里来…要不你还是回去吧?”
“ま〜くん好过分哦…居然要把我赶走”朔间凛月装作用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我明明是为了见ま〜くん,才从那个鬼地方跑出来的”
“这样啊…”真绪挠挠头“那…你愿意做我的使魔吗?凛月。说实话…我需要你的帮助”
一向模凌两可的真绪发出了平时几乎没人听过的坚定的语气,那认真劲逗得凛月想现在就狠狠啾咪他一口,但是他忍住了。
“好啊~我应该怎么做?”
“我记得使魔的契约是需要双方交换体液…呜啊!”真绪话音未落就被眼前这位激动的吸血鬼扑倒在了身下。
“既然是契约需要那就没有办法了吧~我开动了~”朔间凛月露出口中锐利的獠牙,直逼衣更真绪的脖颈。吓得真绪打了个冷颤。
“等等等等!!”真绪赶紧用手挡住凛月的进攻“血液的话刚刚你不是舔了我的手指了吗!”
“啧、”朔间凛月狠狠的打了个响舌,好在衣更真绪并没有注意到。可是梦寐以求的香甜可口的真绪就在自己面前,怎么能乖乖投降呢。道理说不通就连哄带骗呗,撒娇这种事情他从小就是最擅长的,养尊处优的吸血鬼小王子除了当不上魔王,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
“那一点点根本不够啦~ま〜くん也希望契约能顺利成功不是吗?”他用甜甜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劝说道
“可是……”真绪也很迷惑,他当然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估计一辈子就不再有了。可是患有尖端恐惧症的他怎么说都不愿意把脖颈再一次交给眼前这位罪魁祸首。哪知道朔间凛月这家伙看他还在犹豫,干脆得使出了苦肉计。
“求求你了ま〜くん〜,我好饿啊~再不给我点血喝我就要死掉了啦~”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撒谎,今天早上趁兄长朔间零在睡觉时就悄悄溜出城堡,在森林里迷了一整天路的朔间凛月体力早已透支,更何况眼前的衣更真绪拥有只要是魔族都按捺不住的美味血液。扑面而来的香气差点要冲昏他的理智,想想那个甘甜的味道他差点没把口水滴到真绪的身上。
“好吧…”真绪叹了一口气“麻烦你快一点了…”接受了现实的真绪将头别向一边,露出白皙的带有汗水的脖颈。闭上双眼仿佛一只在菜板上任人宰割的鸭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
凛月轻轻的舔舐着真绪的脖颈,用舌尖感受身下的人的脉动,享受着真绪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姿态。
“ま〜くん…太可爱了~”
找到一块比较合适的柔软的部分后,慢慢的将獠牙刺进去,舌尖接住流出的血液。这甜美的味道让他觉得浑身的细胞都苏醒了,轻轻拔出獠牙,嘴唇靠在慢慢开始发烫的伤口周围,贪婪的吮吸流出来的血液。
当獠牙刺破皮肤的那一瞬间,真绪儿时的回忆也随之苏醒。但这次和小时候不一样,他感受到的更多是温暖,凛月这次吸血不像小时候一样不知分寸,很好的控制了力道,把带给真绪的疼痛控制在了最低限度。虽然真绪的自尊十分不想承认,但是事实上他竟觉得十分的舒服,甚至要上瘾了。
衣更真绪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甚至觉得就这样把全身的血液都交给眼前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直到他被温柔的声音把意识拉回来。
“ま〜くん、ま〜くん~”
“啊...!?结,结束了?”
“嗯~多谢款待哦~”朔间凛月舔舔嘴巴“居然舒服到意识都飞走了吗?ま〜くん真是个坏孩子~”
“你这家伙啊…”真绪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只感觉有两个微微凹下的小点。
“那接下来轮到你了吧?”真绪拿出之前用来割过手指的小刀,递给凛月。“我可不像你一样有那么方便的獠牙,你用这个割个伤口给我几滴血就好了。”
“嗯~?没有那个必要哦?”朔间凛月露出天真无邪的眼神。“现在给ま〜くん喝下我的血的话~ま〜くん运气好就会被初拥变成低级的吸血鬼,运气不好的话大概会因为身体承受不了直接暴毙而死吧~”他笑道
“哈啊!?那你说要怎么完成使魔的契约啊...!”
“别急嘛~富含魔力的体液又不是只有血液...对于现在的ま〜くん来说,这样就够了~”说着凛月伸出双手,一只手抓住真绪的衣领,一只手从后面搂住他柔软的腰,然后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真绪的嘴唇。
衣更真绪16岁,被一个吸血鬼(姑且生物学上算是男性)夺走了初吻。
凛月将自己的舌头伸进真绪的口中,轻///抚他的内壁和牙龈。然后将真绪的舌头卷进自己口中享受那份温暖,最后让真绪喝下自己的唾液。送开口后两人舌头上连着闪闪发光的银丝,悄然无声断掉。
“哈啊…哈啊…你这家伙干什么啊…”真绪觉得不可理喻,同时也不想承认自己居然因为这个吻兴奋了起来。他大口喘着气,脸红的像熟透的樱桃,嘴角流下不知道是谁的唾液。
“啊啊~ま〜くん不要浪费哦,要都喝下去~”凛月坏笑着看着狼狈不堪的真绪“含有魔力的体液嘛~唾液当然也可以啊~还是说其实ま〜くん想要点其他的?”
“其他的是?”
“汗液之类的?还有精…”“啊啊啊啊啊住口我知道了别继续往下说了!!”真绪赶紧堵上这个不知羞耻的吸血鬼的嘴,才没有让这篇文章变成一辆车。
“嘛~今天就这样吧~接下来的事情可以期待一下以后什么的”凛月挣开捂着自己嘴巴的双手“这样契约就算成立了吧?”
“嗯…我想应该是的”真绪挥了挥手,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涌上了一股力量。共享使魔的力量也是契约的一部分。
“那么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了~ま〜くん”凛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此时正是午夜,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洒在他身上,仿佛给他披上了一层银纱。鲜红色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光,让真绪不禁多看几眼。
“啊……嗯!请多指教了……りっちゃん?"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真绪勇气,让他叫出了这个吸血鬼任性的要求的称呼。并直接性导致他再一次被吸血鬼扑倒在身下。
属于他们的黎明,似乎悄然来临了。

TBC.


后记:
对不起我还是没来得及写到网骗蝙蝠栗 下一话会有的!会有!啊我差点就把车开起来了 不能心急!如果有想看后续的希望能多多少少留点感想!谢谢大家!

评论(3)

热度(95)